Tag: 生活

新西兰生活常识知多少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纽西兰 No Comments

假日:1月1-2日新年元旦,2月6日国庆,复活节在3月与4月之间的星期五与星期一,4月25日为荣军节,6月的第一个星期一是女王生辰,10月的最后一个星期一为劳动节,12月25-26为圣诞节,再加上各地区自定的一个庆祝日。

公共汽车:3岁以下免费,15岁以下半价,20岁以下可有月票折扣。

公民咨询局CAB:电话和面见咨询,免费咨询任何问题,如果他们不知道,会找出信息给你。

地图:AA,书店,信息中心(Information Centre),加油站,CAB (continue reading…)


紐西蘭帶給我的文化衝擊 Kiwi Spirit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No Comments

下了整個清晨的雨終於停了,倫敦的冬天有些沉悶,太陽老頭的確有出來晃了一下,四十五億歲的老頭,犯了健忘症,卻忘把它的熱能帶出來散步了。

你有到過紐西蘭嗎?你有聞過紐西蘭的無汙染空氣嗎?那一種你聞到就會覺得甚麼事都有可能辦的到的氣味?我聞過,也確實沒有誇張。十五歲那一年,高中聯考剛結束,考的其實不如預期的順利,長輩給了一個契機,他說:到紐西蘭去,如何?我想與期重考,不如利用這個機會做個大跳躍!?於是我接受了這個提議,我去了紐西蘭。 (continue reading…)


新西兰纪事–灵魂都得到洗礼,心性得到升拔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No Comments

(一)

新西兰的美,首先美在它的自然风光。有人说这里是地球的后花园,也有人说这里是上帝赐给人类的最后一块净土,有一本书名叫《新西兰,未曾触摸》,即是在描述这里纯然无瑕、旖旎自然的美。

蓝天白云,在新西兰,天蓝得让人晕眩,云白得让人心颤。“蓝天”只是一个笼统的视觉概念,实际上其颜色是多彩的。视野中一个不大的局部,蔚蓝的底色中可以同时交织着湛蓝、靛蓝、淡墨、碧绿、嫣红、橙黄以及其他无法准确描述的色调。多姿的云朵,或轻缓飘移,或舒卷无拘,或与你定格对视,似亲似疏又似近似远。雨后云端高挂彩虹是司空见惯的,其澄莹秀丽宛如天使细作的水彩,在其他地方很少见过。 (continue reading…)


游走新西兰之在别处慵懒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No Comments

昨晚是来新西兰后最早入睡的,早晨起来精神倍好。

往日的太阳会透过厚厚的窗帘把我的被窝烘热,把我热醒。可今天的太阳似乎失职了,我感到室内清凉一片。纳闷中我拉开窗帘,才发现今天厚云压城。但即使不见天日,依然清风疏朗,满室明亮。

奥克兰从来就不缺少阳光。那阳光直似福州三伏天的正午,但却没有炎热,没有逼得你汗流浃背,平日里气温只在20℃上下,即使身处野外也感觉日朗风清。但那满世界里晃悠的光亮啊!那光亮似乎要连你的五脏六腑都要照遍,似乎盛夏知了的聒噪无休无止地检验你的神经耐力,我仿佛积聚着满腔郁闷却不能一吐为快。而每天出门总要像油漆工人一样往自己的脸面、脖子、四肢总之一切有准备裸露在外的地方涂抹厚厚的一层防晒霜,就这样静和Meggie还要冷不丁地嚷上一声:该补妆了!那天在去汉密尔顿的路上锋哥说,刚来新西兰时不适应这里强烈的背景辐射,整天头脑发晕。我说,这里什么都好就这个背景辐射着实不好,婆婆妈妈,拖泥带水,使人不爽! (continue reading…)


人在新西兰: 女友,赌场,女人(三)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No Comments

7

一连好几天,都下着雨。我呆在屋子里面,不知道做些什么。这几天阿泰都是过着“早出晚归”的非人类生活;我问他他总是摇摇头不肯说,我想他一定又是在为了mm发愁。阿泰在赌场“热闹”了一阵子之后,现在好像还是更热衷于如果把mm们骗上床。

我这几天的生活还是很有规律的,起来,吃饭,发呆,吃饭,无聊,陪飞扬聊天,睡觉。今天窗外的雨下的很大,我看着雨雾,有些迷茫。躺在床上,翻看着床头那 些已经快要翻烂的的杂志;口袋,似乎只有两三个硬币;摸了摸耳环,感觉到一丝的踏实,飞扬还在。突然,我的眼睛看到了自己茶几上的一张纸,是一组电话号 码;我花了三分零六秒才想起来,这是那个“富婆”留给我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打打吧,也许电话那边的人跟我一样的孤独呢? (continue reading…)


人在新西兰: 女友,赌场,女人(二)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No Comments

4

在地下赌场里到处转悠的我,其实并不知道自己终究会选择那种来终结我“第一次”赌博的工具。我突然想起阿泰以前说过的一句话,他说这个世界上分四种男人, 第一种叫“不劳而获”型,即不用去追女孩子,自然会被倒贴;第二种叫“轻而易举”型,虽然得追女孩子,但总能轻易掳获芳心;第三种叫“刻苦耐劳”型,必须 绞尽脑汁,用尽36计,才会有战利品;而我是属于第四种叫“自求多福”型。

我有些想笑,因为我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突然想起他的这句话;我转身寻找阿泰的时候,发现他正一边跟一个black jack发牌的“美女”套近乎,一边赌的不亦乐乎。既然我是“自求多福”,还是只能靠自己,我决定去玩一玩平时经常看到的“俄罗斯轮盘”。 (continue reading…)


人在新西兰: 女友,赌场,女人(一)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No Comments

1

她离开我三个月了,可是我从来没有觉得她离开过我。没有,绝对没有。每天,我都会给她讲述我发生的故事,虽然很单调,无非是重复着阿泰到处沾花惹草的小道消息以及我对她那无边的思念。

今天,我原本也不例外。到了每天那原定的十分钟3:15的时间了,我刚准备跟她讲讲今天的事情,阿泰闯了进来。

“痞子痞子··”他一进来就喊着我。 (continue reading…)


[转]我在纽西兰的几个真实小故事

Posted by on Feb.03,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No Comments

我有一个朋友住在奥克兰西区。她搬到那里不久,就发现了她的邻居是个十分喜欢猫的人,但她养的猫都不是她自己的,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好几只无主猫。

每天,她的邻居都会把买来的猫食放在固定的地方,而那些猫猫们每天都会集中到那里吃东西、游戏。其实,不仅是她,还有其他的人也都经常喂养这些猫猫。所以这些猫猫看上去都很健康,很活跃。

前不久,邻居要搬走了,给我的朋友和周围的其他邻居的信箱里放了一封这样的信:我要搬走了,我已经喂养那些猫猫两年了。希望我走后,你们继续喂养它们。谢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