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歌的行板——纽西兰游记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一大早,我们俩就告别了还在睡梦中的小Motel,赶到长途巴士站。

由于我不敢把小命交给刚拿到驾照不久的D同学,加上我们都认为第一次到这里,不熟悉地形,两个人又要驾车又要看地图估计也忙不过来,还不如坐人家的车省心,所以我们还是选择了搭长途车这种旅行方式。但是如果时间充裕,驾驶经验丰富的话,自驾车旅行应该是在纽西兰的首选—沿途上很多从车窗里一瞥而过的美景,都因为不能驻足细看,一直让我心生遗憾啊。

正如Tcby同学曾经介绍的:“在纽西兰租车旅行是件很爽的事情。南岛东部是平原,道路宽畅,维护也好,路上又没什么车和你抢路,尽管踩上油门开吧。西南部是山区,路况也不错,但道路蜿蜒曲折,险峻有余。”所以如果有机会重游纽西兰的话,我是一定补回这份遗憾的!

不过纽西兰的公共交通业非常发达,许多外来的自助旅行者也都喜欢选择长途巴士来作为交通工具,尤其是到那些比较偏远的地区。我们乘坐的长途巴士公司InterCity是纽西兰最主要的巴士公司,无论南岛北岛,它都有非常密集的路线,总共连接着1100个城镇。在旅行途中,巴士会在许多情趣盎然的地方停下来让乘客欣赏,而且它的司机一般上也都扮演着“导游”的角色,一路上随时随地通过特制的话筒,向全车的乘客们解说沿途的历史、名胜和趣闻。。。所以如果没有机会自驾车旅行的话,乘坐长途旅游巴士游览纽西兰的迷人风景,对于任何一个自助旅行者来说,都未尝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

车子驶出城区,随着建筑物和人群的稀少,广阔的原野风景不禁让人陶醉:蓝天白云,黄花碧草,牛羊满山,溪水长流。。。真真是一派明信片风光!

我一直盯着窗外看个不够,有时候忍不住抓起摄像机来乱拍一通。前座的一个当地小男孩(从他携带的行李和容貌上判断出来),一路上用好奇的眼光瞥向我,带着那么一点点的不屑—我心里暗暗笑出声来:我这个样子,大概就象我们在国内时见到的那些大惊小怪的老外,看到点什么都要拍过来照过去的;而在当地人眼里,不过都是些司空见惯的东西。

途中在两个沿海的小镇Timaru和Oamaru分别停留了一会,可惜因为开始下雨,没法去一探究竟。在Oamaru的咖啡馆吃了个简单的茶点,旁桌坐着一位当地老妇,白发苍苍,佝偻着身子,穿着我在电影里才见过的那种老式的英国风衣,拿着一把老式雨伞。她默默地喝着咖啡,脸颊上那一抹日晒的绛红,显示出她的劳作。我揣想着不知道她是第几代的移民,不知道她的父母还是祖父母,是如何的飘洋过海来到这里?而她在这块土地上出生、成长、结婚生子、再慢慢终老,有没有想过回大洋那一边的故土看一看,或者走出过这一方土地呢?。。。

下午一点多,车子绕过一片山谷,眼前豁然一亮:湛蓝的海湾边,依山傍海地是一座美极了的小城。三面倾斜陡峭的山坡上,鳞次栉比地排列着颜色鲜亮的各式房屋,再依着坡度慢慢顺势而下, 最后延伸到海岸边—这就是我们今天的终站:丹尼丁(Dunedin)。

翻开临前自制的旅行手册,才知道这座城市可大有来历: 毛利人在公元1100年发现此地。英国人于1848年刚到时才不过2000人,但自从 1861年附近发现金矿后,短短4年间,人口就增至10,000人—可想当年的淘金狂潮!目前这里的人口约12万,不仅是南岛的第2大城市、奥塔哥地区的首府,也是奥塔哥地区的商业中心,并且还是全国纺织业中心和羊毛的主要集散地—怪不得一路上见到那么多的牧场与羊群!

在景点的参观上,许多旅游手册都推荐这里的建筑:“这是一座古雅的城市,拥有许多十九世纪和爱德华时代富丽堂皇的建筑物,在南半球是无与伦比的。”因为具有苏格兰风貌,所以旦尼丁又有“南岛的爱丁堡”之称。

除了建筑遗产外,城市所在的奥塔哥半岛,更有它闻名的自然风光和丰富的野生动物资源。这里是观赏海豹、濒临灭绝的黄眼企鹅、鸬鹚、及世界上其它任何地方都看不到的,离人类这么近的大海鸟—信天翁的好地方。。。可惜因为行程关系,我们在这里只停留两个半天的时间,所以只能把重点集中在市区参观了。

还好,下榻的酒店就在市中心,我们放下行李就赶紧开始寻访之路。第一站,是著名的奥塔哥大学,这所当地的第一所高等学府肯定是本座大学城不可错过的经典。

果然没有辜负我们的期盼,奥塔哥大学古老的钟楼谋杀了我们不少胶片。看到那些在校园里匆匆走过的学生,真为他们能在这样如诗如画的环境中读书学习而感幸运。不过人总是这么个奇怪的动物,可能在我们看来是这么美丽的风景,在他们眼里早已习已为常,无动于衷了。。。

从大学城出来,我们无意间发现博物馆就在旁边,于是抓紧时间参观了一圈。里面的展厅设立得非常精美,展品内容也非常丰富,如果有时间的话真应该细细观赏、慢慢研究一番,而不似我们这般走马观花。

博物馆闭馆很早,下午五点左右,我们游荡在旦尼丁最繁华的街道上—说是繁华,也不过是一条我们国内每个城市都能见到的那种商店集中的街道,当然和什么上海的淮海路、北京的王府井是没法比的啦。

街上行人不少,当地人和游客都乐在其中。许多当地的女孩穿着非常个性,风采迷人,让我忍不住回头了又回头。感觉这里华人很多,走着走着就能听到身前身后冒出一两句普通话来—可想这些年国内兴盛的“纽西兰留学”风,是推广得如何成功!

沿着街就走到了著名的八角形中心广场,广场中矗立着一尊苏格兰最杰出的诗人罗伯特·彭斯的塑像,这是因为当年本城是由他的一个侄儿和300多名殖民者来这里建立的。广场旁边是一座圣保罗大教堂,里面有纽西兰唯一的石刻屋顶。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决定第二天早上再去参观,而先去离广场不远的火车站看看。

这座文艺复兴样式的火车站建于十九世紀初,外观看上去象一座小小的城堡。我们去的时候已近黄昏,车站里寥寥数人,一对年轻的夫妇正坐在大厅中的屏幕前观看宣传片—原来这个车站每天还发送专门的旅游火车,带旅客参观附近的几处景点。我站在他们后面看了会影片,忽然想起来脚下的马赛克瓷砖正是旅游手册上的重点推荐—于是低下头仔细端详这些花纹尤在的百年老瓷砖,不过除了做工似乎还精致外,看上去也没什么特别之处。

从车站出来,就快天黑,冷风中哆哆嗦嗦地回到酒店泡了个热水澡,实在有到了天堂里的幸福。

第二天一早,我们先赶去奥塔哥第一教堂。虽然已快近中午11点,小城却似乎尚未苏醒,车辆不多,行人更是稀少。教堂里除了一个亚裔的老头儿坐在门口画素描外,几乎没什么游人。阳光透过碧绿的树叶照下来,点点金光洒在园中的草坪上,那份宁静与柔美,让人久久难忘。

从第一教堂出来,穿过昨晚经过的中心广场,顺带着看了一下昨天过门未入的圣保罗大教堂—空无一人的大殿,却因为那些采自Oamaru的巨大石柱,而显得异常庄严。

然后我们就开始寻找拥有詹姆斯一世时代风格的民居:奥凡斯顿庄园(Olveston)。因为不熟悉地形,我们绕了不少路,在那些坡度很高的街道上来来回回穿行—据说这里有世界上最长的陡坡,不知道我们走过的其中有没有那一条?

奥凡斯顿庄园(Olveston)为当地早期一位商人所建,这座双层的砖块及橡木建筑,实在让我们这些穷人大开了眼界:屋内的构造、设计、摆设、收藏等等,可谓极尽奢华—能在1904年就用上新式马桶的人,大概在纽西兰也是屈指可数的吧?还有男主人的那一辆豪华敞蓬车,就算现在开到大街上,大概也是够酷够摩登够让人羡慕得直流口水的了。。。我和D同学一致认为:富人就是富人啊!这是咱穷人无法比的事情。人家多的就是钱,想的就是怎么花掉这些钱,这和咱们整天愁的就是钱,想的就是怎么挣到钱,根本就是不可同日而语的事情嘛!P 不过富人总是有让穷人心理平衡的背后故事—果然,解说员抖出了又一幕家族悲剧。不过因为要赶长途巴士去我们的下一站,我们就没空去细听那些曲折,而是赶紧和这个富得流油的“大宅门”说白白了。。。

No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