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眼中的Rotorua

Posted by on Feb.1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提起新西兰,你首先会想到什么?漫山遍野的牛羊?毛利人的碰鼻礼?还是《指环王》中的绝色美景?这些都令人期待,而我却慕名它持之以恒的地热。

离开了墨尔本,飞机向西飞行,横跨了塔斯曼海之后,于新西兰当地时间凌晨两点降落在奥克兰机场,新西兰与北京有五个小时的时差。出关很麻烦,一水儿的毛利族彪形大汉把守着关口,不放过一丝可疑之处,经过了道道关卡检验,我们才终于看到了被灯火映得通明的天空,奥克兰地接导游已经在出口等候多时。

这是一个小个子男人,一口软软的国语,乍听还以为是精于计算的上海人,后来他作自我介绍,才知道他来自台湾,已经在新西兰生活了二十年,想想他也挺不容易,都五十多岁的人了,还在没黑带白地做费神劳力的导游。他说,其实很多中国人在国外都生活得挺艰难的。

当夜入住机场附近的酒店,暂且不表。

次日清晨,刚拉开厚重的窗帘就听到外面的雨声,推开窗户,一股清新湿润的空气扑面而来,带着青草的清涩味儿。我心一沉,这天能拍出什么东西来呢?

吃过早餐,大巴已经等候在门前,目的地是250公里之外的毛利人居住地——罗托鲁瓦,路上需要行驶三个小时。
雨越下越大,雨帘模糊了视线,无法观赏窗外的风景,索性歪着睡觉,脖子很累。

抵达罗托鲁瓦已是中午时分,大雨没停的意思,于是导游改变行程计划,先去吃饭。大巴沿着盘山公路直上山顶,餐厅就在一个观景平台的边上,如果不下雨,边进餐边赏景应该是件很惬意的事情,但眼下雾蒙蒙、雨蒙蒙,大家只好囚在不大的空间里,无精打采地吃那些老一套的自助餐。炖牛肉、烧鸡块、烤羊排,没有一样我能吃,郁闷中只好得冲着炒面、蔬菜色拉下箸,草草果腹了事。

还不错,当进餐接近尾声时,有音乐响起,原来佐餐的还有毛利人的歌舞。几个毛利族演员半裸着载歌载舞,好不热闹,反正我们也听不懂,就跟着他们的音乐节奏击掌,倒是能调动起人们的情绪。

演出结束后我们驱车下山,直奔罗托鲁瓦地热公园。

罗托鲁瓦是新西兰蜚声海内外的地热观光名城,也是南半球最有名的泥火山和温泉区。“罗托鲁瓦”就是毛利语火山口湖的意思,这里的热泉及泥浆池多不胜数,到处蒸汽弥漫,泥浆跳跃,老远就能闻到阵阵刺鼻的硫磺气味,游客置身于地热区内,仿佛腾云驾雾一般。我们在导游的带领下先去泡脚,据说能治百病,试了试水温,还能接受,大约在三十多度左右,泡了半天也没特别的感受。随后我拿着相机四处溜达,倒是拍了些热泉和沸腾的火山泥的照片,还有雨中的玫瑰、百合、熏衣草和簇拥着的厚脸皮。

接下来又去罗托鲁瓦湖畔转了转,如果晴天丽日这里应该很美的,眼下湖面风雨很大,白茫茫一片,游船都停泊在了岸边,只有几只可怜的黑天鹅在风雨中飘摇觅食,望着车下打着雨伞游逛的人们,我不由得想起了李清照 “凄凄惨惨戚戚,梧桐更嫌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的词句。

下午,雨水终于有了收敛,由密集变得稀疏,我们也到了最后一站——毛利文化村。这是一座保存得相当完好的毛利人居住地,进入大门,毛利人独有的图腾和装饰就让人眼前一亮,整座村庄都掩没在地热的蒸汽中,那些热泉或温热或沸腾或咆哮,看得让人心惊胆战,这要一失足掉下去,还不成了褪毛的猪?在一些大的出气口有一些木笼屉,毛利人至今还在用蒸汽蒸熟食物,完全是零成本的能源,我怀疑这么浓的硫磺味儿,蒸出来的东西能好吃吗?

漫游在村子里,相机一直没闲着,只可惜天色不好,弥漫的蒸汽与低矮的云雾搅在了一起,分不清哪是天哪是地。望着蒸腾的地热,我想,要是白色的蒸汽配上蓝色的天空背景该是多么赏心悦目啊,真可惜!

当夜,下榻在毛利文化村旁边的酒店,次日一大早我又溜进了村子,村里静悄悄的,只有白色的蒸汽悄无声息地弥漫着,像极了没有声轨的默片。再往里走,却看见几个毛利人脱得赤条条的在温泉里洗澡,为了尊重毛利人的习俗,我放轻脚步绕行了过去,还是不要打扰主人们吧。

rotorua1

1、原始粗犷的毛利族歌舞

rotorua2

2、演出刚结束,这姑娘立马换上牛仔T恤开着小车屁股冒烟了

rotorua3

3、除了贴鼻子,横眉立目是最高的礼节了

rotorua4

4、五六个人,三四条枪,绝对低成本高收益

rotorua5

为了保护游人安全,地热公园中的沸泉都用栅栏围起来

rotorua6

雨丝浇皱一池碧水

rotorua7

沸腾的泥浆,新西兰的火山泥面膜很出名哟

rotorua8

大家都来泡泡脚,不要钱,治百病

rotorua9

暗香浮动的熏衣草

rotorua10

罗托鲁瓦湖畔古老的贵族俱乐部

rotorua11

英国殖民时期修建的蓝浴室

rotorua12

毛利文化村的大门

rotorua13

毛利人居住的小木屋

rotorua14

这是一眼沸泉,热水汩汩地往外冒

rotorua15

地热涌出的硫磺结晶体

rotorua16

在温泉中沐浴的毛利族孩子

rotorua17

这些精美的硬木工艺品是不允许带过海关的

No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