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走新西兰之在别处慵懒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昨晚是来新西兰后最早入睡的,早晨起来精神倍好。

往日的太阳会透过厚厚的窗帘把我的被窝烘热,把我热醒。可今天的太阳似乎失职了,我感到室内清凉一片。纳闷中我拉开窗帘,才发现今天厚云压城。但即使不见天日,依然清风疏朗,满室明亮。

奥克兰从来就不缺少阳光。那阳光直似福州三伏天的正午,但却没有炎热,没有逼得你汗流浃背,平日里气温只在20℃上下,即使身处野外也感觉日朗风清。但那满世界里晃悠的光亮啊!那光亮似乎要连你的五脏六腑都要照遍,似乎盛夏知了的聒噪无休无止地检验你的神经耐力,我仿佛积聚着满腔郁闷却不能一吐为快。而每天出门总要像油漆工人一样往自己的脸面、脖子、四肢总之一切有准备裸露在外的地方涂抹厚厚的一层防晒霜,就这样静和Meggie还要冷不丁地嚷上一声:该补妆了!那天在去汉密尔顿的路上锋哥说,刚来新西兰时不适应这里强烈的背景辐射,整天头脑发晕。我说,这里什么都好就这个背景辐射着实不好,婆婆妈妈,拖泥带水,使人不爽!

头晕归头晕。自从双脚踏上新西兰的土地,就马不停蹄游走了不少地方,第一天在Meggie的导游下贴身领略了Mission Bay高档区的居民洋房和人们的生活,第二天两只北半球来的呆企鹅就迫不可待地从公民湾海滩沿Tamaki Drive一路徒步直到QEⅡ广场,第三天上午慕名前往维多利亚公园市场体验星光大道,下午到阿尔伯特山庄园听慈善募捐古典音乐会,第五天上午短距离穿越Kepa Bush兼做城市森林浴,下午远赴城市北部半岛莎士比亚公园拾贝和看孔雀,第六天漫步奥克兰领地并参观奥克兰博物馆,游览市中心皇后街和奥克兰电视塔Skycity,第七天在锋哥导引下驱车向南远征汉密尔顿和探幽奥托姆萤火虫洞,其间本人无证体验南半球自驾激情,昨天更是动用了海陆空交通工具展开时空大挪移向东奔袭大障碍岛。

接下去的三场大戏将是南岛探险、罗托鲁阿温泉旅游和瑙士兰岛屿湾寻古。屋角墙根上靠着一块白板,上面密密麻麻地用记号笔写满了中文、英文、数字和箭头标示,那是Meggie为静和我编制的南岛探险路线详细计划,Meggie说,由于南岛的航班和车次少,而我们的假期又短,她在我们出国前就着手查阅资料、联系旅行社和饭店,几易其稿才精心绘制出现在这幅作战地图。现在国内多有组织澳洲旅行团,一般都包含有三五天的新西兰观光,无非是逛一圈惠灵顿和奥克兰。但新西兰的魅力在南岛,那里除了几处聚居的城市和村镇,到处是人迹罕至的处女地。

今天的感觉如国内的春天,又少了江南那种水汽味和由其相伴而生的愁绪,因此是真正的那种身心欢悦透爽。Meggie和格雷已经悄悄地出门上班去了,餐桌上留着两份暖意融融的西式早点。此刻屋里寂静无声,一阵风滑过树梢,从窗口洒进一片如细沙流动般的声响。当下我油然生出听Bic Runga的念想。

Bic Runga是一位越南裔新移民,是眼下新西兰最具人气的流行歌唱家。昨晚和格雷坐在阳台上找星星时,从屋里飘出窗外的就是Bic Runga的歌,我的心当时就被打动了。格雷是个极心细的人,道晚安前特意把这张唱碟挑出来放到我的手里。现在我手指轻按播放键,室内顿时弥漫着那欲放还羞、压抑着奔放的曼妙歌声,恰似Bic Runga用洋话娓娓道来湄公河畔的少女情怀,恰似我此刻用中文款款写着新西兰的阳光下西人生活的种种。色空之间反差错位,这一刻真让我活到了时空之外!

有人说,成天忙碌的人如果能放慢脚步,那他将看到另外的一种世界。

生活在别处。静和我决定今天上午不出门,细细品味一下奥克兰居家生活的美妙滋味。

而这一刻,我体会到了写作的快乐。让思想慢下来,让笔从容地跟上去,就写一点点,让更多的感动和想法随着灵魂和Music去幽会、到窗外的林间跳舞……

11:00下雨了。

一场大雨说来就来,倾盆而下,下得干脆。而那光亮,那光亮似乎还不肯做哪怕是片刻的退避。满屋子淅沥沥的雨声和明晃晃的光线,让我感到有些诡异,有些不解。

雨声似乎变小,天在这时慢慢阴了下来,我们总算开始感到空气中有一丝凉意。

调低音乐,传来窗外天籁之声。这该是林中精灵最快活的一刻吧?我禁不住对刚刚谋面的Kepa Bush做林林总总的猜测。

风声骤急,带来更密集的雨幕,看来后劲十足,要没完没了了。这是来新西兰后见到的第一场大雨。见惯了风和日丽,现在看来,这新西兰的气候脾气也有坏透的时候。把风雨关在窗外,听听Celine Dion那细砂纸般透瘦流转的声音吧。

None found.
No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