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纪事–灵魂都得到洗礼,心性得到升拔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一)

新西兰的美,首先美在它的自然风光。有人说这里是地球的后花园,也有人说这里是上帝赐给人类的最后一块净土,有一本书名叫《新西兰,未曾触摸》,即是在描述这里纯然无瑕、旖旎自然的美。

蓝天白云,在新西兰,天蓝得让人晕眩,云白得让人心颤。“蓝天”只是一个笼统的视觉概念,实际上其颜色是多彩的。视野中一个不大的局部,蔚蓝的底色中可以同时交织着湛蓝、靛蓝、淡墨、碧绿、嫣红、橙黄以及其他无法准确描述的色调。多姿的云朵,或轻缓飘移,或舒卷无拘,或与你定格对视,似亲似疏又似近似远。雨后云端高挂彩虹是司空见惯的,其澄莹秀丽宛如天使细作的水彩,在其他地方很少见过。

我国的大海之声是有节奏的吸纳吞吐,顶多是惊涛拍岸。但新西兰是太平洋岛国,海浪缺少其他陆地的缓冲阻隔,其美丽的面纱下是巨大的狂傲不羁。波涛声没有任何节奏和些许的喘息,而如万马嘶鸣,万兽齐啸,加之这声音又来自遥远的天际,临岸而立,飞心顿咽,真真体悟着自我的渺小、被粉碎感以及伴随在惊悸之中的快感。

今年七月份的一天,我同一个朋友去观海,别时已是下午七点钟,漫天铁幕,遍野肃萧,海的咆哮让人恐惧的实在难以承受。就在这个时候,从一辆越野车上下来两名美丽的洋人少女,她们是从200公里之外的奥克兰来这里冲浪的。她们手持滑板走向大海,我出于好奇远随其后。不一会儿,二个黑点就渐渐消没在茫茫的惊涛骇浪之中。我百思不解,两个弱小女孩子,得需要何等的胆略、技巧和对大海的挚爱,才做此壮举啊!当时,我只有惊恐、震撼和为她们的默祷。说到这里,特别提醒刚去新西兰观海的国人,若不习海性,万不可造次。去年就有几位华人被大海吞噬了,其中一人就是我熟识的朋友。

新西兰少见高山突兀、怪石嶙峋和古木参天,没有狂风大作和暴雨倾盆,甚至没有可以伤人的猛兽和讨厌的蛇。丘岭地貌自然伸展,像流畅的音律舒缓而生动。树木很像人工的盆景,形貌得体,翠嫩年轻。这里雨细、风和、光柔,四季如春、如秋,身临其境如醉、如梦。整个大自然呈现出一种青春朴美、温性平和的青春气质。

蓝天白云下、青山绿草间的放牧,又是一道独特的风景油画。远望雪白的羊群如云朵梨花,再看斑花牧牛食草时那悠然的摆尾,见到游人时那憨态的痴愣,此情此景,真比那“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意境,还要悠远,还要神旷。联想起这里对牲畜的屠宰是要注射安定药物的,我心中不由暗叹——新西兰的牛羊好福气!

有位华籍诗人这样描述对新西兰的感觉,这里是“凉而不寒,美而不娇,湿而不潮,静而不寂”,可谓一语中的。

凉而不寒,说的是一年四季0—28℃的气温幅度,凉爽而不寒冷;美而不娇,是指美在质朴而不娇艳。这么一个孤伶的岛国,竟有滚滚不息的怀卡托大河,足见雨量之丰沛。天工浇花样的丝丝细雨,不分时令的洒落,没有预兆的飞临。但阳光总是勤快的及时打开天缝,挤跑了雨水,逐散了潮润,还天地一个澄澈亮丽。

新西兰国土面积相当于日本和英国那样大小,而人口仅有400万。静,是这里的主流感觉,可以静到清晰感知自己心的律动和四肢的窸窣。除去偶有的车声就是鸟语,再就是天簌之音了。然而,正是这鸟语,叫响了,叫醒了,也叫活了这里的静。静的背后是万物生命的欢腾,静是一种生命状态,而静美的状态不恰恰是更高一级的生命表征么?有静美的生命又怎会有寂寥的存在呢?

离我家100米的地方是一片50公顷大小的森林,我经常坐在林边一棵大树下,听鸟语,观游云,望远山,思亲人,任心绪放飞,任情愫徜徉,内心里充溢着无尽的满足与感恩。

(二)

新西兰原生态的美丽风光,固然是上苍所赐,趣自天然,但能够原汁原味的恒久保持,又须归源于这里的人对于大自然关系的透彻理解。游历新西兰全岛,你会突出的感觉到大自然是这个岛屿的主角,而人及人的痕迹却退而为次,大自然犹如宽厚的母体,而人则是依偎其怀的幼儿。于是,人也便成了这整体风光中的一道亮丽风景了。拿建筑来说,居民住宅都是别致的独家别墅,依地势,傍山水,尚自然,绿树掩映,花草作衬,院落没有墙设,门窗不设防护,室内室外敞亮连缀,房舍成为了大自然延伸的生动标点和跳跃的音符。登高俯瞰,林间吐露出屋顶的少许尖角,赤橙黄绿,星星点点,任选一角都可入画。好友约翰的住房用全质木料悬建在半山腰上,像中国恒山的悬空寺,只是不似其凌竣而显温情。有“松掩庙隐,气索云支” 的空灵境界。阳台探入林中,张手可及各等花果枝杈,人歇鸟栖,和平共处,野趣横生。脚下有透明的地窗,低头可视各色树冠的尖顶。仰望玻璃天窗,又是白云流浮,树影摇曳,百鸟欢跃,偶又听见看见雨打屋顶。中国道家是崇尚天人合一,物我两忘的,在这里,岂是天人合一,而是万类万物合一。这里不见天地争竞和生物斗杀,有的只是个体生命的各从其类、各得其所以及通体透明的和谐与美尚!

新西兰人对大自然的崇高理念,必然表现在他们良好的环保意识和行为习惯上。记得我到新西兰之前,读过一位归来朋友的文章,文中记录了这样一组镜头,一位华人朋友在湖边垂钓,顺手将一支易拉罐瓶抛入湖里,一位路过的洋人青年默默地下到水里捡回瓶子带走了,他对这位垂钓者没有表示丝毫抱怨和不友好。到了新西兰,就感同身受了。

若问新西兰有没有污染,我可以告诉你,几乎没有。这个国家从建设项目到居家烧水做饭,不用煤而全部用电做燃料。机动车都是环保的,有严格的尾气限制。如果非得挑剔,那就只有户家偶尔取暖燃烧木材的炊烟。可是你想,背腹那样广远的天地空间,这丝丝烟缕岂不恰巧给清新的空气添加了一味烟香佐料和景致点缀,还能形成什么成气候的破坏呢?

这个国家的水,从天上到地下,从湖泊到江河,都是纯净水,可以直接饮用。晾洗衣服不避雨水,湿干顺其自然。垃圾和废弃物的处理更有意思,因为根本没有可以抛至的场所,常常令人犯难。我家院里一棵小树枯干,为处理这棵树干,竟给市政府挂电话求援,由他们派人派车拉走了。

我没有见到过新西兰的环保法令,但下面的实例说明政府的环保规定是相当严格的。这里的鸟禽繁多又不怕人是人所共知的。三年前有一位上海朋友在湖边游玩,他打开车门,一只天鹅上了车,返家途中被有关人员发现,因此他被逐出了这个国家。新西兰的海洋水产资源无比丰富,钓鱼爱好者一个上午可以钓得几十斤甚至上百斤的鱼蟹。尽管如此,还有极为严格的斤两限制,不足斤两必须当即放生,违者会被掉销钓照,永不复得。

更加耐人寻味的是,如此纯然的环境保护,竟然极少见到清洁工人的劳作,奥妙在于新西兰人人都是自觉的终身清洁工人和环保卫士。

(三)

同人一样,大自然是有灵性的,新西兰人对大自然的崇尚、尊重和谦卑,无疑会得到她的反哺与滋养。与宜人的风光相匹配的,是新西兰人从容的步履、宁馨的面容、恬淡的心性和良善内质。如此,真正成就了天造自然与人文社会以及人与人之间的外在美丽与内在和谐。风光宜人,人更宜人。

我第一次来新西兰时,有一次与房东远游,车坏在路上,一时修不好,又急于回家。汽修厂老板毫不犹豫地将他崭新的名车提供给我们使用,再择日回来换车。现在对这种情况已习以为常,但当时为实惊讶不已。

前年十一月份,我所在的汉米尔顿市进行市政选举,我亲眼目睹了十分有趣的一幕:市长竞选者慷慨陈词着,选民了了,几只鸟儿却在演讲桌上跳跃鸣喳,偶尔一只还跳落在演讲者的肩头。我的朋友叶茂按下快门,发表了“我也要竞选”的摄影作品。我不管政治,只是由衷地赞叹这难得的人禽唱和、和睦相处的动人情态。

在新西兰行中医的李医生给我讲了这么一件事,有一些洋人腰椎病患者到他开的医院作按摩,而他们也有囊中羞涩的境况。起初,李医生曾建议给他们出具医疗证明,这可以根据规定取得政府的意外事故保险补偿。这些人几乎一口声音的笑答:“我不属意外,等领了周薪再来吧。”这种事在新西兰非常正常,但听着李医生的讲述,依然同他共同经受着教育和感动。

新西兰人诚实,最怕落下不诚实的名声,也对不诚实的行为十分鄙夷。如果谁在自己的人生履历中写下了不诚实纪录,对择业做人都会产生不可挽回的影响,有的外来者为此付出过很大代价。林修成是我国去的移民画家,当他读博毕业前去择业时,被官方拒绝,理由是有他的不诚实纪录,并呈现出一封信函。原来,半年前他曾有一次同妻子逛商店,忽略了停车时间,无意少交了一个小时的停车费,管理部门给他发去了惩戒补交信函,恰逢搬家没有收到,造成了误会。经过反复解释才得到了谅解。

最令我终生难忘的,当数自己的生育经历。在不违反祖国计生政策的前提下,我在新西兰生育了第二个孩子。妊娠期间,监护医生考琳每周来我?
易鞲髦掷屑觳椋⒆飨昃〖锹肌?剂找丫?8岁,每次都是亲自驾车,从始而终,风雨无阻。如果我有异常情况,随叫随到,从无懈怠。并且每次相逢无不态度和蔼,笑容满面。他还负责七八个孕妇,远的在200公里之外,深夜回家是常有的事。检查、生育和医疗都是免费的。分娩过程中我得到医护人员令人难以置信的精心呵护。夜半,母婴被安置到政府育婴中心。这里是如同星级宾馆的套房,生活用品和设备一应俱全。我们到来的时候,三名工作人员已经恭候,事先做好了各项准备工作,婴儿床的铺盖下备好了暖沙袋。孩子好幸运,一来到这个世界上,就享受到了人间的温存和爱。在育婴中心接下来的时日,每天都有免费的食品供应,还有育婴知识讲解和对婴儿各种名目如视力听力的检查护理,包括喂奶的角度、浴婴的姿势,无所不包,无微不至。各科别的医护们,天天都带来周到的服务和慈爱的笑脸。不管是在医院,还是出院以后,不论医生还是路人见你怀抱婴儿,先是真诚的祝福,再是尽力的帮助。我出境回国的时候,海关人员见我抱婴排队,匆匆走来,边问候边将我们引领至专门乘口。

通过这次亲历,我第一的感触是这里对生命的无比尊重。而更令我深思的是这样一个问题:在医院,没有悬挂标语口号,没有医护人员行为守则,没有见到奖惩条例,在交流中也听不到他们的豪言壮语,看不出他们有什么神圣感和崇高感,也问不出他们的工作理念。当我为他们的行为而惊讶而表示谢意的时候,他们却对我的惊讶而惊讶不解。我明白了,他们就是这个样子,崇高的理念和爱心,早已长久植根在他们的灵魂深处,衍化成了自然的美德与当然的习惯。人的行为没有理念的支配固然不行,而只有当崇高的信仰、理念、美德转换成良好的文化习惯、道德习惯和行为习惯甚至在行为中淡忘了理念之时,才是更好的,更高的,不矫揉,不造作,自然而然,无声无息,才达抵了真正的完满与成熟。人如是,社会亦然。

新西兰属于新西兰人,又属于世界和人类,因为在这个岛国上滋长绽放的不仅是绿草鲜花,更是人类人性中共有的美爱和对美爱的孜孜追求。我每次来这里,灵魂都得到洗礼,心性得到升拔。写这些文字是要表明生活是何等的美好,生命是何等的灿烂,爱,这个人类亘古以来最最高洁神圣的字眼,在现今世界上又是何等的缺乏。越是出国,越是爱国,越是离乡,越是思乡。我有一个夙愿,有朝一日在家乡开办一所类似公益性质的英语学校,作为我的精神归巢和理念寄托,把美丽的外部世界、我的英语知识连同爱心,一并送给家乡的孩子们!

No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