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在新西兰: 女友,赌场,女人(三)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7

一连好几天,都下着雨。我呆在屋子里面,不知道做些什么。这几天阿泰都是过着“早出晚归”的非人类生活;我问他他总是摇摇头不肯说,我想他一定又是在为了mm发愁。阿泰在赌场“热闹”了一阵子之后,现在好像还是更热衷于如果把mm们骗上床。

我这几天的生活还是很有规律的,起来,吃饭,发呆,吃饭,无聊,陪飞扬聊天,睡觉。今天窗外的雨下的很大,我看着雨雾,有些迷茫。躺在床上,翻看着床头那 些已经快要翻烂的的杂志;口袋,似乎只有两三个硬币;摸了摸耳环,感觉到一丝的踏实,飞扬还在。突然,我的眼睛看到了自己茶几上的一张纸,是一组电话号 码;我花了三分零六秒才想起来,这是那个“富婆”留给我的。反正闲着也是闲着,不如打打吧,也许电话那边的人跟我一样的孤独呢?

我拨了电话,想了两声之后我听到一个女声,是她的,没错。我正在考虑该怎样称呼她的时候,她却已然发现电话这端的是我。

“是你吗?”
“嗯。”
“怎么今天有空给我打电话了?”
“嗯···我也不知道,下雨,没事情做。”
“跟我一样呢。我也是,有没有兴趣到我家来看看?”
“不用了,下雨就不必了吧。陪我聊聊电话就可以了,可以不?”
“可以阿···”

我们两个就这样捧着电话聊着,我很投入,连阿泰什么时候回来我都不知道。最后,恐怕她也觉得我们真的很投机,一再坚持要晚上让我去她家里看看,聊聊。我犹豫了一下,答应了。

“痞子,跟谁聊得那么投机?是不是那个二奶?”上次回来我就把事情告诉过阿泰了。
“嗯”我点了点头,“她让我晚上去她家。”
“靠,不会吧,痞子你难道这还不懂?”
“什么意思?”
“性暗示啊!傻瓜!你说,一个孤寂的忧郁二奶,每逢下雨的夜晚,女人总是有些害怕孤独和黑暗的;你,一个刚刚失去爱人的傻大学生;你还不知道?这些二奶们最喜欢你这样的。”
“你一定是嫉妒我。”听阿泰这么一说,我觉得也对。
“是啊,痞子,我真的有些羡慕你了。你可以躺在她屋子里那张三人宽的席梦思上,看着她趴在你的跨下。这种感觉我做梦都想得到,而我呢?只是在一张吱吱嘎嘎 响的床上不断的做着轮轴运动。”阿泰叹了一口气,意味深长的看了我一眼,“痞子,好好珍惜,春宵一夜值千金。”说完,他又“奇迹”般的消失了。

晚上七点半。我听到窗子外头两声车鸣;我走到窗前一看,是那辆银色的rover。
穿戴整齐的我走了出去,看见她正坐在车里,向我一示意;车伴随着车轮溅起的水雾,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到了她家,我才知道什么叫做真正的房子;“咖啡还是茶?”她问我;“咖··不,还是茶好了。”我犹豫着。
“怎么?怕喝咖啡晚上睡不着?”
“不是,是我以前的女朋友不让我喝咖啡。”
“这样啊。”她一边跟我闲聊着,冲了一杯绿茶和一杯咖啡,在我身旁坐下。

“为什么你说是你以前的女朋友呢?你现在没有女朋友吗?”她有些好奇,我想女人都是好奇的,她绝对不会想象到这是我一生的痛。
我摇了摇头,“没有,她···”我故意让自己装的冷静,“她去了天堂。”

女人有些惊讶得看着我,然后笑了,“我说嘛,第一天看到你就觉得你有心事,而且很重的样子。放心,在我这里没有别人听,你就把我当作你的姐姐,尽情的讲述给我听吧。”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能够拒绝别人却无法拒绝她的请求;我可以在晴朗的黑夜里坐怀不乱,却又无法在雨声滴沥中控制心神;以前看过一张报纸,上面说夜晚,人 的荷尔蒙激素都会上升,而下雨的时候更厉害。我想报纸上说的一点没错。于是,我将隐藏在心里的话,我跟飞扬的故事都告诉了她。

“我真得跟你女朋友长得很像吗?”她问我。
我点了点头。
“痞子?我可以也叫你痞子吗?”
我还是点头。
“你愿意听我给你讲讲我的故事吗?”
我依然在点头···

“其实,我不过是一个农家女而已。二十岁的那年跟我父亲一起来台北打工,后来谁知道父亲却因工失去了生命,将我一个人丢在了这里。我没有钱,也没有本事。 只能去一些酒吧,K房当小姐。在那里我认识了现在保养我的男人。说实话,他对我很好,他说只要他这次被评选上了立法委员,他就立刻离婚然后跟我结婚;但是 不知道为什么,我一点兴奋感都没有;说我不喜欢他,是假的,可是我不爱他。很多人羡慕我,有这么好的房子,有这么好的车,要钱有钱,要什么有什么;可是又 有谁了解过我?又有谁知道我的过去?痞子,你是第一个愿意听我讲故事的人,我想你也会了解我吧?还有,你知道为什么这么大的房子我却坚持不请佣人吗?因为 看到他们,我就会想起以前的我;其实,在我当小姐以前,我还做过很多的职业;女佣,服务小姐,call台小姐,凡是最苦最累得活我都做过;我真的不明白, 为什么这个世界上会有这么多不平等呢?痞子,你知道吗?”

我摇了摇头,不知道怎么回答,更不知道问题的答案。

她哭了,我看见她的泪水,不知道怎么了我就想起了病床上的飞扬。也许她是对的,这个世界上就是有这么多的不公平。明明相爱的两个人却永远不能在一起···

我不知道我是什么时候离开她家的;后来,她喝了酒,喝了很多,烂醉。当我把她背到床上,帮她盖好被子,我转身要走的时候;我听到她嘴里喃喃的念着:“痞子··痞子···”

我转身,看着她,仿佛她就是飞扬;

低头,我的吻····

我走出她的屋子的时候,天已经晴了;我能够看见月亮,看见星星,也看见了轻舞飞扬。

咖啡色是双鱼的我.蓝色是天蝎的你.
咖啡色的信封内装着蓝色的信纸.知道我的意思了吗?.:)
看到我这杯香浓的咖啡.你会想喝吗?.
口水千万要吸住.别滴下来!.

“如果我还有一天寿命,那天我要做你女友。
我还有一天的命吗?
.没有。
所以,很可惜。我今生仍然不是你的女友。

如果我有翅膀,我要从天堂飞下来看你。
我有翅膀吗?.没有。
所以,很遗憾。我从此无法再看到你。

如果把整个浴缸的水倒出,也浇不熄我对你爱情的火。
整个浴缸的水全部倒得出吗?.可以。
所以,是的。我爱你.”

No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ye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