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空彈跳 (Bumgy Jumping, Queenstown)

Posted by on Feb.05, 2013, under 生活/游记

這絕對是我嘗試過最令人膽戰心驚的活動,十多年後,只要回想起從橋上往下跳的那一瞬間,雙手還是會發冷汗、背部還是發麻。甚至連鐵德帶我去玩特技飛行的經驗都沒有高空彈跳來的恐怖、震撼。

說起這個,還是要怪我的日本朋友,他認為到了皇后鎮就是要嚐嚐當地的特產,就像是到了日本餐廳要點生魚片的道理。現下的高空彈跳樣式比較多元化。當時的皇后鎮高空彈跳有兩、三種選擇,第一:卡哇魯橋(Kawarau Bridge Bumgy.始祖高空彈跳橋.四十三公尺)。第二:奈維斯吊橋(The Nevis Bumgy.兩座山谷之間搭起來的鋼索橋.一百三十四公尺)。第三:理基跳台(The Ledge Bungy.從山上的瞭望台旁的跳台起跳.目視估計有四百多公尺.從地平線算起的話)。

後記:隔年,阿信哥哥和我到皇后鎮自助旅行,他居然選擇去跳奈維斯吊橋。還記得他跳下去之前,發出了那一聲長嘯,後來有留照片與錄影帶,回台灣後放給家人看,把家人都嚇死了。同樣一座橋,過了兩年,我又陪了徐蕭和彿山來的Gary去跳一次。三年前,阿信哥哥與淑孝到奧克蘭來找我,他又去跳了一百九十二公尺的天空之城高空彈跳

日本朋友與我選擇了卡哇魯橋。多半來玩高空彈跳的都是背包客,有車的客人比較少,所以高空彈跳的公司會派司機到皇后鎮的市中心,提供專車接送客人的服務,當然還是要花個小錢。

跳一次的費用是一百七十五紐幣,當初只要一百紐幣出頭,這花費包括了玩一次高空彈跳、一張特寫相片還有一份高空彈跳的錄影帶。

日本朋友很快的換上裝備,跳到跳台末端(雙腳被纏起來),廣東話叫綁豬跳,一聲長嘯後,身體有入跳水般,俯衝向下,跳了出去。橋底下是水,客人可以選擇頭可以沾水面、或不沾水面,跳完了,底下會有一艘橡皮艇接住客人。

接下來就換到我了,事情沒有我所想像的那麼簡單,先把身上的手錶、眼鏡、皮夾子、鞋子都脫下來。坐在跳台邊,服務員將我的雙腳合併,用一條浴巾圍住合併後的小腿,然後在麻繩綁住我的小腿。我原本還在微笑,從跳台裡面向外看,臉部的肌肉都越來願僵硬。當服務員要我自己站起來,慢慢小步跳到跳台末端,起身後,我已經可以看的到湖面,原本硬擠出來的笑容已經變成了慘白嚴肅的面容。原本放鬆的身體已經變成全身僵硬如石頭。

心想:幹,真的要跳嗎?

另一位男服務員走過來,道:我要開始倒數了喔。五、四、三、二、一,跳!

我道:等一下,我還沒準備好...

男服務員耐心地給了我三十秒,道:好,來。五、四、三、二、一,跳!

我道:等一下,你可以推我一把嗎?

男服務員客氣地道:不行喔!高空彈跳就是一種反社會常規的冒險活動,客人一定要自己自願去往下跳,不然怎麼叫『反常規』?要昰有人推你的話,那不就符合了社會的常規,因為社會常規就是後面的人推前面的人。要反常規就要自己跳。

心想:他媽的,你這個時候還給我上人生哲學,推一把都不行,真的很小氣吧。

男服務員重複地倒數計時了五、六次。

他也開始不耐煩了。

心想:跳吧,不跳很丟人呢。

我大喊:XXX,我好喜歡你喔!(高一時,我偷偷單戀的對象的名字,是誰我都忘了。現在回想起就覺得蠻娘的。)

然後我就小步跨了出去,整個人,頭上腳下,筆直地向下墬。(我不是用跳水的姿勢,這是最糟糕的跳法。)當我整個人墬到底部的時候,繩子立即把我整個人向上拽,然後在向在下扯。我全程眼睛都閉著,拳頭握到慘白,全身緊繃。

當那一位開小皮艇的服務員來接我的時候,他把我放下來,我人平躺在小皮艇上,雙眼瞪著一望無際的蔚藍天空。

我用很紳士、又無力的英文口語,道:幹,我這一輩子絕對不會再跳第二次!(Fuck,I will never do this again!)
皇后鎮高空彈跳的網址http://www.bungy.co.nz/

四十三公尺原始高空彈跳連結 : http://www.bungy.co.nz/index.php/pi_pageid/189

No comments for this entry yet...

Leave a Reply